当前位置:桂莲资讯网社会夜行火车的不眠之夜,生活的潜流暗涌一直在不停冲刷一些人
夜行火车的不眠之夜,生活的潜流暗涌一直在不停冲刷一些人
2022-06-21

(图 陈曦)

文/徐蓉

那天深夜,在7号车厢里,一个小个子旅客执意要将他的座位让给无座的我坐会儿。当时已是凌晨1时许,他说他还不困,要去车厢连接处抽会儿烟、聊聊天。那儿有几位男烟客正站着抽烟解乏。只一会儿,他又跑了过来,说明天是母亲节,想买一双鞋送给母亲,让我们同座的帮着参谋参谋颜色。

我对面坐着的一位推销员本已与他相谈甚欢,这时买了一包烟回来请他抽,就鞋子的颜色也热心地发表了意见。他听了之后,最终选定了淡金色的下了单,说“妈妈年纪大了,虽然白色夏天看着清爽,但在农村买白色不合适”。

他30多岁年纪,他的妈妈估计会有50多岁吧。用的可能是“拼多多”,三减两减,再加上各种优惠,一双鞋最后只要9.98元,价格便宜得惊人。他讲自己很熟悉网购,所以总能以最低的价格买到还不错的东西,看着很为自己的能干而高兴自得。等到他买完,我们都觉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。

推销员人健谈,也和气,过会儿在沧州站下车,他是因为前面的飞机延误,临时改坐的这班火车。“飞机晚点是常事,这班车晚归晚,好在还有座。”听着就知道是一个很随遇而安的人。

他知道我误了自己的火车,导致如今不仅没有座位,还浪费了五六百元的车费,更要多花上一倍的时间才能回到家,情形委实有些可笑可怜,就想着教我一招:下回试试在手机上订票,或许能在最后几分钟内将车票给退了,挽回点儿损失。我多谢了他,表示下回我一定早点儿等火车,不敢再让火车等我。大家说说笑笑,聊一些出门在外的奔波遭遇,倒也不那么困了。

小个子一直站着与我们聊天,这让坐着的我有些不安,正准备换个车厢找找位置,这时沧州的推销员到站了,他请小个子坐下。健谈的旅客下车后,大家忽然安静下来,昏昏欲睡,不一会儿四周响起了低低的呼噜声。

小个子倒是挺精神的,他坐到我的对面,将脑袋搁在自己的手上,突然跟我讲起来他这次回家是为了办一桩大事儿:有人请他回去,帮着解决一件事,说只要他出场,就答应给他8万元。

大约是怕我不信,他又复述强调了一遍:

“只要我出场,就给8万。”

我还停留在他刚刚为母亲买鞋的举动,这样的情境反差一下子没能适应。或许是我看上去十分迷惑,他试着说服我:“你别看我的样子,其实我很能震住场子。只要出场,事情一般都能摆平。”

他鼓了鼓手臂,或许为了显示臂上的肌肉?他看着倒是挺结实的,可完全不是那种混江湖的样子。当然江湖人应该是什么样子我其实也是毫无概念,文身?大金链子?反正不会像他看着这么老实巴交、温和驯良吧。

这时候他站起来,从行李架上往下取行李拿水杯。他没带行李包,只是用一只特别大的蛇皮袋鼓鼓囊囊地装满了东西。这样寒酸的行李袋,如今还真是很少见人带着上火车啊。可是他的眼睛仍然挺执着地看着我,一副希望我相信他刚才说的话的样子。

一时间,我不知说些什么好,只能语气显着诚恳地与他讲:“替人出头很危险,每个人都要学会保护自己,平平安安的最重要!”

我并不因此害怕他,他的话或许有点儿真,可他对周围的人一直都很客气,对我更是这样。在我看来,他更像是一个已经几乎被生活打倒、压趴的弱者,只是试图向我这么一个陌生人证明:你别看我一无所有,也不用可怜我。我有我的力量,我也为自己在这世间找到了生存的位置。

这事儿总有什么地方显得有点荒唐和悲伤,令人有些无法释怀。我隐约想到:或许,我们大多数人只是生活在浮浅表面,没有意识到生活的潜流暗涌一直在不停地冲刷到一些人的身上。

他们承受着。可我们对此一无所知,并且一直安之若素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桂莲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714900906